他们只管职业差别、身份差别、年事差别,但在要害时候、危殆关键都体现出猛烈的社会责任感 和公理感,特殊是面临暴戾恣睢的歹徒和突如其来的劫难,他们置小我私家安危于掉臂,自告奋勇,用浩 然邪气践行了社会主义焦点代价观,谱写了一曲曲勾魂摄魄的好汉赞歌。